揭秘国宝帮

2013年7月7日,马伯庸在自己的博客中发表了一篇题为 《少年Ma的奇幻历史漂流之旅》的博文,披露了河北衡水冀宝斋博物馆"令人颠覆三观"的藏品。这个原本无人知晓的乡村博物馆彻底火了一把,随着冀宝斋一同浮出水面的,还有在收藏圈暗暗涌动多年的"国宝帮"。

“国宝帮”背后的利益链条:

国宝帮一直在民间收藏圈子内悄悄流传,但过去也仅仅只是曝光于收藏圈子内部。近几年,随着艺术收藏与市场的火热,文物收藏的利益也随风见涨,"国宝帮"的气焰也大盛,不仅有收藏的"国宝"正儿八经的上了拍卖行拍出"天价",甚至还将"国宝帮"的联谊开到了人民大会堂。在"国宝帮"背后,隐然藏匿着一个深不见底的名利江湖。

中藏网跳出发布声明:

冀宝斋事件持续发酵,网上对冀宝斋皆是嘲笑声一片,被称为"国宝帮"大本营的中藏网终于坐不住,7月13日,在中藏网论坛上以管理员的名义发布了《"中藏网"就马伯庸诽谤冀宝斋博物馆事件发表严正声明》。声明直指马伯庸诽谤冀宝斋,并暗示是马未都策划了这一事件。

起底“冀宝斋”

随着越来越多的媒体开始介入,这家被称为"河北最大的民间博物馆"冀宝斋的面目也逐渐明晰。与常见的农村一样,冀宝斋的背后也站着一个权力不受制约的村长——王宗泉。在他个人的喜好和支持下,通过挪用村集体资金、出卖集体土地等方法建立了这个"中国最大"的赝品博物馆——冀宝斋。曾经有多位村民曾就村里账目、建馆问题向上级反映,怀疑王宗泉洗钱,但王宗泉依然能屹立不倒。

“汉代玉凳”坚定支持者姚政

随着中藏网跳出水面,中藏网的主办机构中国收藏家协会玉器委员会也被牵扯了进来。而这个中国收藏家协会玉器委员会的主任姚政去年曾两度进入公众视野,一个是年初的"天价汉代玉凳"事件,他坚称"汉代玉凳"为真;另一个则是国家博物馆与《天下收藏》节目组联合举办了《"假"如这样真"假"藏品对比展》,姚政等反复观看展览后向光明日报"博雅典藏周"报料,称该栏目"所砸掉的'赝品'不少是真品,并且不乏珍品"。而在冀宝斋事件后姚政接受采访时表示:"2010年的7月21日,冀宝斋博物馆开张的时候,我们中国相当一部分收藏家都参加了它的开幕仪式,绝对不是马伯庸胡说八道的,他所有的评论我可以一条一条批倒他!"

力撑“明青花热水壶”的宁玉新

在接受采访时同样对冀宝斋表示力挺的还有中国收藏家协会玉器委员会顾问宁玉新:"我到冀宝斋去看过,冀宝斋的文物可以说没有假的。它只不过就是说断错代了,混淆时代感,混淆窑口这倒是有。但要说是假的,纯属胡说,你得拿出证据,不能你说假的就是假的,你谁啊?!"

而这个宁玉新,同样因为去年质疑北京电视台《天下收藏》砸了"真货"而被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被众多专家指为"造假拙劣"的"青花热水瓶",宁玉新力挺这是"真货"。

宁玉新在采访中一直坚持"中国的文物不可能造假"这一观点,他自称走遍了国内所有的造瓷的地方,表示现在没有人能够仿制古代文物。在被问到那些被专家称为"赝品"的东西是哪来的问题时,宁玉新认为那些都是中国民间"藏下来的"。即使后来《天下收藏》栏目出面澄清"被砸的赝品都是特意去购买的",宁玉新依然坚持即便是节目组去买来的赝品也是真货。

“国宝帮”帮主许明

而被称为"国宝帮帮主"的许明,在这次冀宝斋事件中罕见的没有向公众发出声音。许明最广为人知的观点是对现存元青花数量的颠覆,他认为"现存元青花至少有15000件",而不是学界普遍认为的400多件。在09年,更是一手策划了"国宝献汶川"活动,通过这个活动表明了立场,"捐赠国宝"是作为争取话语权的第一步。

"通过这个行为,一方面表明了爱国心,同时还证明了我们藏品的可靠性。"然而对于"国宝献汶川"活动中所"捐赠的"包括极为罕见的"鬼谷子下山"元青花罐和直径超过1米的"明宣德青花釉里红大盘"在内的多件"国宝",收藏界普遍指认为"假得离谱"的"赝品"。质疑者同时怀疑鉴定方与捐献者有借慈善活动"洗白"赝品之嫌。

“8亿藏家”赵泰来

随着"冀宝斋"舆情的发酵,一些活跃在大陆与港澳的"海外大收藏家",这次也借着"冀宝斋"事件重新进入公众的视野,其中就包括赵泰来与林缉光。如果说冀宝斋馆长王宗泉是一个"农民收藏家",那么,赵泰来可就算是一个"国际收藏家"了。他的收藏"业务"遍布内地、香港和伦敦。这个号称向国内各大博物馆总共捐赠了价值超过8亿的古代艺术品的华人藏家在今年被发现俨然是一个赝品藏家。更为离谱的是,与王宗泉利用村委资金建立民间博物馆展示"国宝"不同的是,他的藏品通过"捐赠"竟然堂而皇之的进入了一些官方性质的博物馆和艺术机构。

至于在收藏圈内部,对于赵泰来的收藏则是毁多誉少,一个藏友的话很能代表藏界

的心声:"作为现代艺术品收藏,赵先生是对的!捐赠给国家也是对的!但是作为文物古董来收藏,我觉得这种收藏赵先生不能不累哦!"

手握岳飞与文天祥的林缉光

而与赵泰来相似的还有号称拥有文天祥"过零丁洋"和岳飞"满江红"手卷的林缉光。今年3月,林缉光担任董事长的拍卖行纽约贞观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宣称将会拍卖宋代大画家米芾的国宝级画作《深山夜雨》。此消息一出,马上震惊了收藏界,古代书画藏家朱绍良直言不讳的指出:"林辑光7、8年前就开始在纽约雷人了,他拍卖的那些闹剧好几年前就有人知道了。"

而事实上,林缉光的动作还不仅仅这些,原本定于4月28日开馆的江门林缉光艺术博物馆就是以林缉光捐赠的600多件藏品为主。在捐赠的这600余件珍品中,上至宋元,下至明清的书画作品以及大量宋五大名窑、元明清等稀有瓷器精品。

如此多的"国宝级"藏品落户江门,明眼人应该已经感觉到此事的不靠谱,收藏圈关于林缉光的质疑也越来越多。藏家"花市暂得楼"发的一条关于林辑光捐赠的微博一针见血的指出了关键所在,他如此评价此事:"林某但凡从这场荒唐闹剧中得到任何形式来新会服政府方面的利益,即是诈骗。"

结语

所谓"国宝帮"一开始本来是在收藏圈内部一种带着调侃意味的称谓,指的是收藏界里那些时常买到假货,却自以为捡漏捡到国宝级古董的人。但是在利益的驱使下,部分"国宝帮"藏家逐渐越陷越深,最终形成一个以藏家、鉴定专家、文物贩子、造假者为主的利益同盟。这个同盟的形成,对文物的收藏、鉴定都造成严重的影响。最终受到伤害的,还是正常的文物收藏市场。